尘封档案:鸳鸯不到头命案 尘封档案:鸳鸯不到头命案尘封档案

尘封档案:鸳鸯命案

作者:东方明 魏迟婴

一、莫名身亡

1950年5月21日上午八时许,桂林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将军桥直属派驻所(桂林当时沿袭旧时称谓)侦缉组副组长、留用刑警刘守成跟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前来上班。刚在门前下车,就被两个群众拦住,报告说崇信路句家太太猝死,街坊邻居都在议论死得蹊跷。

句家的男主人名叫句瑞旗,祖上在康熙年间做过四品文官,后来不知犯了什么过失,被朝廷贬谪到广西桂林。句老爷子心里自然不爽,不久即辞职不干,干脆定居当地做起了寓公。老爷子为官多年,手头自有大笔浮财,却严奉“财不露白”的规矩,直到数年后病殁作为遗产留给子女。二百多年下来,句家数代繁衍,加上外埠前来投靠的族亲,渐渐成为当地大族。句瑞旗的祖父句辰荫是开古玩店的,到了其子句成功手里,又改行经营金店。句老板的名字起得吉利,到他六十岁去世时,除了金店,还在郊区置田地百亩,城内也拥有两处宅第。句成功有三个儿子,句瑞旗是老大,三十岁时继承了老爸的金店生意。经营到1948年,句瑞旗已五十有三,看看形势不对,果断关门歇业,学曾祖父做起了寓公。

句瑞旗的财运不错,嗣运却成问题。他十九岁结婚,娶的是米商之女尹氏。尹氏嫁给句瑞旗后,一连十年没有动静。直到句老板三十岁时,尹氏方才喜得一女,但尹氏却难产而殁。一年后,句瑞旗娶了续弦――比他小十岁的小学教师蒋菀容。蒋菀容是南宁人氏,出身破落举人家庭。旧时关于择偶有个说法:“嫁郎要嫁暴发户,娶妻要娶破落户”。句瑞旗就属于后半句的情况。蒋氏自小生长在书香门第,学过一应琴棋书画、礼仪女红,且聪明温柔。嫁给句瑞旗时,蒋菀容把句老板许诺的彩礼折价大半留给年方一岁的前妻尹氏所生的女孩儿,小一半在结婚当天散给桂林全城乞丐。此事被《时新桂林报》得知,还指派记者撰文刊登,轰动全省。

记者在报道中把这对再婚夫妻誉为“鸳鸯”,在城隍庙前设摊算命卜卦的“小铁口”吴瞎子闻知后,与人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自古鸳鸯不到头”。哪知传了开去,次日就被人砸了摊头。吴瞎子大怒,竟然跑到报馆去,找到那个写稿的记者,不是投诉摊头被砸,而是再下预言:十年之内,句蒋夫妇不可能生孩子!

记者不敢造次,没敢写报道,只是把吴瞎子摊头被砸之事写了个豆腐块刊登出来,呼吁社会在赞赏蒋氏对待前妻之女善行的同时也要注意善待残废人(旧时不称“残疾人”)。吴瞎子一语成谶,句老板婚后十年零一个月才盼得蒋菀容生了一个孩子,而且是男婴,取名句珂影。句家上下喜气洋洋,不料乐极生悲,稍后发现这孩子竟然是智障。有好事之徒想起吴瞎子当年之语,特地去城隍庙咨询,这是否意味着“自古鸳鸯不到头”的预言会应验?吴瞎子笑而不语。

然而,句瑞旗、蒋菀容并未离婚,照样过他们的鸳鸯日子。这回,没有人去砸吴瞎子的摊头。转眼就到了1950年,智障儿句珂影已经十四岁了。这孩子的智障状况不是常年如一的,即使一天中也有几次变化,就像伤风感冒了打喷嚏一样,时有时无。按说这种情况是可以进学校读书的,当然成绩没法儿指望,其母蒋菀容还曾做过小学教导主任(1944年7月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但她生怕儿子在学校受欺负,就没让句珂影上学,待在家里自己教儿子识字。

5月21日这天是星期日,蒋菀容照例会睡个晚觉,反正家里的事情都由管家安排男女佣人打理,用不着她操心过问。往常星期天,蒋菀容都要睡到十点才起床。这天,智障儿句珂影想让母亲带他去书店买连环画,耐着性子等了又等,终于失去耐心,八点不到就去敲母亲卧室的房门,没反应,于是改敲为踢,还是没有动静。傻小子大恼,便找车夫兼门房龙伯借锤子。龙伯问了缘由,并未当回事,不过少东家脾性难测,好时就像一团发得特别好的面团,任凭别人怎么搓揉都行;不好时跟在干燥天里晾过的二踢脚有一比,一点就着,得罪不得。但肯定是不敢把锤子拿给他的,正盘算该怎么应对时,女佣梁妈来打井水洗衣服,就叫她去帮少东家唤醒女主人。

可是,蒋菀容却永远也没法儿唤醒了。梁妈唤不开房门,觉得蹊跷,张扬起来,全宅上下都过来了。句瑞旗命龙伯砸开门,只见蒋菀容躺在床上,脸色青灰,躯体已经僵硬!

句瑞旗见状大惊失色,他有心血管疾病,当下心跳失常血压窜升,但还是强撑着让人赶快叫医生。这原本是管家的事儿,但管家已经哭倒在地――她是女主人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是龙伯有见识,赶紧指派梁妈去找邻居彭搏鸣帮忙。

彭搏鸣解放前做过一年旧警察局刑警,小伙子一向热心,邻里有事都乐意找他帮忙,现在改行了也还是这样。当下,彭搏鸣立马写了一张条子,命邻家一个小弟去隔街把西医任先生请来,然后直奔句宅。进去一看蒋氏状况,寻思这副颜面显见得早已去世了,还请医生干吗?句老板已经乱了方寸了。

这时,西医任先生到了,一搭脉便摇头叹气。女管家蒋菀

免责申明

1、本站为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等服务,用户保证对发布的内容享有著作权或已取得合法授权,不会侵犯任何第三方的合法权益。

2、刊载的文章由平台用户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不代表同意原文章作者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推荐